中俄东线大口径输气管道的投产气体运移规律及注氮量优化
叶恒1,2, 李光越1, 刘钊1, 张博越1, 刘家乐3
1.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油气调控中心
2.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3.中石油管道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简介:叶恒,1990年生,工程师,博士研究生;现从事天然气管道相关生产运行优化研究与管理工作。地址:(100007)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北大街9号中国石油大厦北京油气调控中心。ORCID: 0000-0002-6419-556X。E-mail: heisyh@163.com

摘要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是外径1 422 mm超大口径天然气管道在国内的首次应用,投产采用氮气作隔离、后续天然气置换的方式。为了进一步明确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在投产过程中各气体的运移规律以及确定合理的注氮量,采用计算数值模拟的方法,建立了基于外径1 422 mm管道的组分输运模型,进行了基于投产实测数据的模型可靠性验证,分析了不同管径、不同初始氮气封存管容比、不同置换速度条件下的气体运移规律,得到了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值。研究结果表明:①天然气置换时,重力因素不可忽略,与小口径管道天然气沿着管道中心线“锥进”不同,中俄东线天然气沿着管段的顶部突进;②天然气置换速度是影响气体运移规律的主要因素,置换速度越快,纯氮气管容比值越大,最终将趋于一个极大值,投产时应适当提高天然气置换速度;③在氮气封存压力为0.02 MPa的条件下,5 m/s、7 m/s、9 m/s、15 m/s、30 m/s的天然气置换速度对应的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值分别为7.60%、5.00%、4.50%、4.00%、4.00%。结论认为,该研究成果可为大口径天然气管道的安全、经济投产提供借鉴。

关键词: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 投产; 重力; 气体运移规律; 注氮量优化; 天然气置换速度; 数值模拟; 组分输运模型
Gas migration laws and nitrogen injection rate optimization in the commissioning process of large-diameter gas pipes in the Russia-China Eastern Route Pipeline project
YE Heng1,2, LI Guangyue1, LIU Zhao1, ZHANG Boyue1, LIU Jiale3
1. PetroChina Oil and Gas Pipeline Control Center, Beijing 100007, China
2.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 Beijing 100083, China
3. PetroChina Pipeline Co., Ltd., Beijing 100029, China
Abstract

Russia-China Eastern Route Pipeline is the first application of the OD (outside diameter) 1 422 mm ultra-large diameter natural gas line pipe in China. And its commissioning is in the mode of nitrogen isolation and subsequent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In order to further understand the gas migration laws and determine a reasonable nitrogen injection rate in the commissioning process of the Russia-China Eastern Route Pipeline, this paper adopted the numerical simulation method to establish a component transport model based on OD 1 422 mm pipes. Then, its reliability was verified based on actual commissioning measurement data. Finally, gas migration laws under different pipe diameters, initial nitrogen storage pipeline volume ratios and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rates were analyzed, and the theoretically optimal nitrogen injection pipeline volume ratio was determined. And the following research results are obtained. First, gravity is not negligible in the process of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Different from natural gas in the small-diameter pipeline which "cones" along the centerline of the pipeline, natural gas in the Russia-China Eastern Route Pipeline invades along the top section of the pipeline. Second, the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rate is the main factor influencing gas migration laws. As the replacement rate increases, the pipeline volume ratio of pure nitrogen increases and eventually approaches to a maximum value. Therefore, the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rate shall be increased appropriately during commissioning. Third, under an initial nitrogen storage pressure of 0.02 MPa, the theoretically optimal nitrogen injection pipeline volume ratio corresponding to the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rate of 5 m/s, 7 m/s, 9 m/s, 15 m/s and 30 m/s is 7.60%, 5.00%, 4.50%, 4.00% and 4.00%, respectively. In conclusion, the research results can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safe and economical commissioning of large-diameter gas pipelines.

Keyword: Russia-China Eastern Route Pipeline; Commissioning; Gravity; Gas migration law; Nitrogen injection rate optimization; Natural gas replacement rate; Numerical simulation; Component transport model
0 引言

在管道投产实践中, 合理的注氮量是保证生产安全的关键。崔茂林等[1]根据自身多年参与管道投产经验, 提出中、大口径天然气管道投产中注氮量的经验公式, 为管道管容的6.00%~12.00%。付春丽[2]、付先惠等[3]各自研究了管道投产过程中氮气混气段的运移规律, 发现混气段长度与管道长度、管径大小成正比。蒲丽珠等[4]统计了多条长输天然气管道投产工程数据, 一般现场注氮量为管道管容的7.00%~20.00%。陈传胜等[5]根据川气东送天然气管道的投产经验, 推导出适合大口径、高压力管线投产的注氮量, 同时提出在天然气置换前管道内氮气封存管容比应大于12.00%。在已进行的各条管道投产实践中, 往往为了保证安全而注入过多氮气, 导致了大量的氮气浪费, 造成了不必要的经济损失[6]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是我国首条采用外径1 422 mm大管径、12 MPa压力、X80高钢级的长输天然气管道, 也是单管输量最大的跨境长输天然气管道。管道起自俄罗斯东西伯利亚, 由布拉戈维申斯克进入我国黑龙江省黑河, 终点至上海市。其中, 我国境内段新建管道3 371 km, 利用已建管道1 740 km, 输气量将逐步提升至每年380× 108 m3。中俄东线北段已于2019年12月2日成功投产通气, 其中包含715 km的干线管道(外径1 422 mm)以及109 km长岭— 长春支线管道(外径1 016 mm)[7, 8]。为了保证安全投产同时避免氮气的浪费, 开展对输气管道投产过程中气体运移规律以及注氮量的优化研究, 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此, 采用计算流体力学(CFD)数值模拟的方法, 用中俄东线现场投产实际数据验证了该方法模型的可靠性, 在此基础上研究了外径1 422 mm大口径管道投产过程中各气体的运移规律及其影响因素, 提出了不同条件下的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

1 数值模型建立与边界条件
1.1 数值模型的建立

采用CFD方法, 模拟天然气置换(以下简称置换)过程, 其二维几何模型如图1所示。管道长L2=1 000 m, 其中氮气封存长度为L1, 外径为1 422 mm, 壁厚为28 mm。天然气从左侧进入, 推着预先封存的氮气隔离段向右侧出口流动。当右侧出口检测到纯天然气时(甲烷体积分数大于80%), 认为天然气置换结束。由于该模拟尺寸较大, 为保证计算收敛准确的同时控制计算时间, 整体采用四边形结构化网格, 在纵向上采用渐变性网格, 越靠近管壁处网格越密, 管道中心区域相对稀疏, 共划分14× 20 000个网格单元。由于本文研究的是外径1 422 mm超大管径, 氮气和天然气的相对分子质量相差较大, 在建模加入了重力的影响因素。此外, 中俄东线北段管道处于东北地区, 沿途平坦, 地形起伏低于200 m。因此本文考虑的重力为水平敷设管道垂直方向所受到的引力。

图1 天然气置换过程的模拟二维几何模型示意图

天然气置换过程涉及流动、扩散传质等多个过程, 其中流动包括单一和混合气体的流动, 扩散传质过程为气体间的扩散和流动。每一个物理过程都可以用一个或一组控制方程来表示。气体流动过程可由动量方程和连续性方程来表示, 扩散传质过程可由组分输运方程来描述。

1)连续方程:

$\frac{\partial \rho}{\partial t}+div(\rho \nu)=0$(1)

式中v表示气体的速度矢量, m/s; ρ 表示密度, kg/m3; t表示时间, s; div表示散度算法。

2)动量方程:

在坐标系中i方向上的动量守恒方程为(j方向同理):

$\frac{\partial(\rho{u}_{i})}{\partial t}+{\partial(\rho{u}_{i} {u}_{j})}{\partial {x}_{j}}=-\frac{\partial \rho}{\partial {x}_{j}}+\frac{\partial {\tau}_{ij}}{\partial {x}_{j}}+{F}_{i}$(2)

${\tau}_{ij}=\mu(\frac{\partial {u}_{i}}{\partial {x}_{i}}+\frac{\partial {u}_{j}}{\partial {x}_{j}})-\lambda \mu \frac{\partial {u}_{j}}{\partial {x}_{j}} {\delta}_{ij}$(3)

式中ij为代表坐标系中方向的单位向量; uiuj表示流体在ij方向的速度分量, m/s; p表示流体压力, Pa; xixj表示ij方向上的坐标, m; τ ij表示黏性应力, Pa; μ 表示动力黏度, Pa· s; Fi表示i方向的单位质量力, m/s2; δ ij表示克罗内克符号, 当i=j时, δ ij=1, 否则, δ ij=0; λ 表示流体的第二黏度系数, 一般取– 2/3。

3)组分方程:

$\frac{\partial(\rho{\phi}_{i})}{{\partial}_{t}}+div(\rho{\phi}_{i}\nu)=div[{D}_{i}grad(\rho{c}_{i})]+{R}_{i}$(4)

式中φ i表示i组分的体积分数; Di表示i组分的扩散系数, m2/s; Ri表示单位时间、体积下产生i组分的质量, kg/(m3· s); grad表示梯度算法。

1.2 边界条件

模型初始条件:将氮气以一定比例封存在管段的前端, 封存压力为0.02 MPa。天然气置换过程中, 天然气从左侧进入管道置换氮气。将管线的出口设置成压力出口与大气连通, 将天然气进入管线的进口设置成速度入口。选择基于压力的分离式求解器, 压力速度耦合选择SIMPLE算法求解, 动量方程、能量方程均采用二阶迎风离散格式, 针对气体间存在相互扩散融合现象, 采用Fluent软件中组分输运模型进行求解[9, 10, 11], 湍流模型选用k-ε 模型, 松弛因子介于0.3~0.5, 步长为10– 3 s, 最大迭代步数为100。

2 数值模拟研究
2.1 模型的可靠性验证

考虑到利用CFD方法模拟实际管道长度(715 km)的庞大计算量问题, 对长度为1 000 m、外径为1 422 mm的管道进行了模拟, 同时为了验证1 000 m的数值模型的可靠性, 利用中俄东线现场实际数据进行验证。

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本文的管容比均为物理管容比)定义为天然气置换过程中, 置换至管道末端时纯氮气段刚好衰减为零的极限情况。数值上等于初始注氮管容比减去置换至末端时残余纯氮气管容比。

中俄东线北段现场投产实践中, 初始注氮管容比为8.00%, 封存压力为0.02 MPa。实际置换速度的平均值为7 m/s, 现场投产实践中, 采用调整投产调节阀开度的方法控制置换速度, 尽量保持速度恒定。当检测到氮气体积分数低于95.00%时认为纯氮气段消失, 天然气— 氮气混气到达, 现场数据分析得到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为3.50%。

采用上述1 000 m的数值模型进行模拟, 初始注氮管容比设置为8.00%, 天然气置换速度设置为7 m/s。当氮气体积分数低于95.00%时认为纯氮气段消失, 得到了不同置换距离时(纯氮气头前端的位置), 管道内纯氮气段管存比的变化趋势(图2)。如图2所示, 置换至管道末端时残余纯氮气段管容比为4.02%。根据定义, 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为3.98%, 相比于同工况下中俄东线现场数据3.50%, 绝对误差为0.48%, 说明模型相对合理。

图2 外径1 422 mm管道置换过程纯氮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模拟结果图

根据《天然气管道运行规范:SY/T 5922— 2012》[12], 为保证天然气置换过程中的安全, 置换过程中氮气隔离段的氮气体积分数应大于98.00%, 大于该值则认为是纯氮气段。若管道内不存在氮气体积分数大于98.00%的氮气段, 则认为天然气已经突破。由于该标准比中俄东线北段现场实践中氮气体积分数大于95.00%的标准更加严格, 因此考虑安全因素, 下面的数值模拟研究将按照98.00%的标准进行。

2.2 重力对置换过程氮气分布规律的影响

为研究重力的影响, 模拟在氮气封存段管容比为8.00%、置换速度为5 m/s条件下, 4种常见的管径(外径711 mm、外径1 016 mm、外径1 219 mm、外径1 422 mm)的置换过程, 模拟结果如图3所示, 分别表示置换至管道模型前段(0~120 m)、中段(350~600 m)和末段(750~1 000 m)对应的置换前期(20 s)、置换中期(100 s)、置换后期(180 s)时管道内氮气浓度分布对比云图。

图3 不同管径管道置换过程氮气浓度分布对比云图

如图3所示, 对于外径711 mm、外径1 016 mm管道, 重力的影响较小, 置换过程中, 天然气总体表现出沿管道中心线“ 锥形” 突进的现象。对于外径1 219 mm、外径1 422 mm管道, 重力影响较大, 天然气置换过程中, 天然气沿着管段的顶部突进, 而在管段的底部发生“ 延后” 现象。基于此特点, 对于中俄东线外径1 422 mm的管道, 重力的影响不可忽略。因此, 后续模拟均考虑重力的影响。

2.3 不同氮气封存量对置换过程氮气分布规律的影响

模拟外径1 422 mm管道不同氮气封存量的情况, 采用单因素变量法, 设计了初始注氮管容比(L1)分别为6.00%、7.00%、8.00%、9.00%、10.00%的5种工况进行模型。参考《天然气管道运行规范:SY/T 5922— 2012》[12], 天然气置换速度不宜超过5 m/s, 将各工况天然气置换速度均设置为5 m/s。

2.3.1 不同工况下置换过程中氮气分布规律分析

对上述5种工况的模拟结果, 选取天然气置换至管道模型前段(0~120 m)、中段(350~600 m)和末段(750~1 000 m)对应的置换前期(20 s)、置换中期(100 s)、置换后期(180 s)时管道内氮气浓度分布对比云图(图4)。

图4 不同注氮量条件下置换过程不同时间、不同位置的氮气浓度分布对比云图

如图4所示, 在置换前期(20 s), 各工况均存在100.00%氮气段; 在置换中期(100 s), 初始注氮管容比6.00%工况下氮气最大体积分数开始下降至99.60%, 其余各工况均存在100.00%氮气段; 在置换后期(180 s), 初始注氮管容比6.00%、7.00%工况下氮气最大体积分数分别降至91.60%和96.40%, 低于98.00%的标准, 说明天然气已经突破。其余各工况均存在100.00%氮气段。

2.3.2 不同工况下置换过程中纯氮气段变化趋势研究

不同注氮量条件下随着置换的进行纯氮气段管容比的变化趋势如图5所示。

图5 不同注氮量条件下置换过程纯氮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如图5所示, 各工况下曲线趋势几乎一致, 随着置换时间的增加, 纯氮气段管容比随之递减, 整体递减速率先增大后减小。对于各工况, 初始注氮管容比为6.00%、7.00%工况下纯氮气段分别在置换140 s、160 s时耗尽, 而初始注氮管容比为8.00%、9.00%、10.00%的工况下在置换结束(188 s)后仍保有纯氮气段, 分别为0.40%、2.10%、3.50%。因此, 在5 m/s的置换速度下, 对应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为7.60%, 约等于8.00%。低于该值的初始注氮管容比是不安全的, 会导致天然气与空气的接触, 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13, 14, 15]

2.4 不同置换速度对置换过程氮气分布规律的影响

天然气在进入管道后流速会发生变化。当管道出口压力恒定(大气压)时, 管道入口某一恒定的置换速度对应一种固定的流速动态分布, 因此, 可用置换速度来代表某种流速动态分布的情况。此外, 若已知置换速度可求出对应的流量, 从而指导现场进行调节阀的设置, 工程上也具有实际意义。综合考虑, 根据单因素变量法, 设置初始注氮管容比为8.00%, 针对不同的天然气置换速度(3 m/s、5 m/s、7 m/s、9 m/s)进行模拟研究, 其他条件不变。

2.4.1 不同工况下置换过程中氮气分布规律分析

图6为不同工况置换100 s时氮气浓度分布对比云图。如前所述, 由于重力的影响, 天然气沿着管段的上部突进, 而管段底部发生“ 延后” 现象。随着置换速度的增加, 这种不均匀分布的现象越来越弱, 逐步呈现出“ 锥形” 突进的现象。该规律也是外径1 422 mm管道投产置换时的重要特点。

图6 置换100 s后氮气浓度分布对比云图

2.4.2 不同工况下置换过程纯氮气段变化趋势研究

各工况置换速度不同导致各工况置换完成的时间不同, 当纯氮气段前缘被置换至对应距离时, 不同工况下纯氮气段管存比的趋势变化规律如图7所示。

图7 不同工况下纯氮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由图7可以看出, 当置换速度为3 m/s时, 纯氮气段在置换至600 m时消失, 天然气与空气接触, 应避免该工况。置换速度越快, 置换至相同距离时管道内纯氮气段管容比越大, 单调递增。为找出是否存在拐点, 增加了天然气置换速度为15 m/s和30 m/s的两种工况, 模拟结果表明, 单调递增的趋势不变, 但这两种工况纯氮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已趋于重合。

由于更大的流速是不经济的, 因此可以得到结论:投产时, 对于外径1 422 mm管道, 在经济流速范围内, 置换相同距离时, 纯氮气段管容比随着天然气置换速度的增加而增加, 且增加速度越来越慢, 最后几乎趋于一个极大值。为保证天然气投产置换过程的安全, 防止氮气的浪费, 应在合理范围内尽量增加天然气置换速度; 对于单一工况(单一置换速度), 随着置换的进行, 纯氮气段管容比不断下降, 但下降速度越来越慢; 置换速度为5 m/s、7 m/s、9 m/s、15 m/s、30 m/s的工况下, 置换结束仍残留有纯氮气段, 对应的理论最优注氮量为管容的7.60%、5.00%、4.50%、4.00%、4.00%。

2.4.3 不同工况下置换过程混气段变化趋势研究

混气段分为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和氮气— 空气混气段, 分别发生在天然气和氮气、氮气和空气的交界处。

由置换前端往后推算, 各个气体段的判断标准如下:当氧气体积分数低于18.00%, 则认为氮气— 空气混气段已到达; 当氮气体积分数大于98.00%, 则认为纯氮气段已到达; 当氮气含量低于98.00%时, 认为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已到达; 当甲烷体积分数大于80.00%则认为纯天然气段已到达。

针对上述天然气未突破的工况, 对外径1 422 mm管道天然气置换过程中的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以及氮气— 空气混气段的变化趋势进行分析, 结果如图8、9所示。结果表明, 当置换相同距离时,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随着天然气置换速度增加, 均呈现出递减的趋势, 且递减速度越来越慢, 最后几乎趋于一个极小值; 而氮气— 空气混气段管容比与天然气置换速度的关系不明显, 各工况条件下接近; 对于单一工况, 随着置换的进行,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以及氮气— 空气混气段的管容比不断上升, 上升速度表现为先增加后减少的趋势。

图8 不同工况下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图9 不同工况下氮气— 空气混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2.5 机理分析

上述现象的机理分析如下。

1)随着置换速度的增加, 一方面, 分子扩散与对流扩散作用增强, 导致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增多; 另一方面, 重力引发顶端突进而造成天然气非活塞式前进的现象减弱, 导致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减少。由于重力影响是外径1 422 mm管道的投产时影响气体运移规律的重要特征。重力的影响更大, 总体表现出随着置换速度的增加,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随之减小。

2)由于氮气和空气重力相近(分子质量分别为28、29), 两者界面处几乎没有重力影响, 且氮气— 空气混气段靠近大气压力一侧, 不同置换速度对其影响较小。因此, 不同工况下比例接近, 变化不明显。

3)纯氮气段管容比的衰减主要是由于两个混气段的增加。置换速度增加,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减少, 氮气— 空气混气段管容比几乎不变。因此, 表现出纯氮气段管容比随置换速度增加而增加的趋势。

3 现场投产数据分析研究

中俄东线北段于2019年底进行了干线715 km的天然气置换工作, 通过投产调节阀保持7 m/s的置换速度, 总置换时间为35 h。天然气置换前进行了氮气封存, 注氮管容比为8.00%, 封存压力为0.02 MPa。置换过程中, 根据投产方案, 在各阀室和站场进行纯氮气段以及混气段的检测, 而纯天然气的检测只在5个站场进行。当置换终点黑河压气站检测到纯天然气(甲烷体积分数高于80.00%)时, 天然气置换工作完毕。需要说明, 本次投产实践中, 当检测到氮气体积分数低于95.00%时认为纯氮气段消失,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到达。与《天然气管道运行规范:SY/T 5922— 2012》[12]要求的98.00%标准略有出入。

通过现场实测气头数据分析, 得到结论如下。

1)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变化规律(图10):随着置换时间的增加,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逐步增加, 最终稳定在0.60%左右。从仅有的5个点的数据分析, 随着天然气置换的进行,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逐渐增加, 但增加速度变慢最终趋于定值的规律, 与模拟趋势一致。

图10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2)纯氮气段变化规律(图11):开始置换后, 由于氮气段前端与大气接触, 所以压力降低, 气体膨胀; 同时, 氮气封存时管道内氮气浓度大于99.00%, 而现场气头检测时认为天然气— 氮气混气头到达的标准为氮气体积分数低于95.00%, 相当于把一部分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认为是纯氮气段, 从而导致纯氮气段管容比增大。综合导致开始置换后, 检测到的纯氮气段管容比大于氮气封存时的管容比。因此, 忽略初始注氮管容比8.00%, 以置换2 h(在第一个检测点检测到天然气/氮气混气头)对应的纯氮气段管容比12.00%作为初始值。随着置换时间的增加, 纯氮气段的管容比下降, 前期下降较快, 11 h降至9.70%, 后期相对平缓, 在接下来的18 h仅下降1.30%, 最终放空时, 仍残存有8.50%的纯氮气。与模拟趋势一致。

图11 纯氮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3)氮气— 空气混气段变化规律(图12):现场测试氧气体积分数, 低于18.00%认为氮气— 空气混气段已达到。测试时由于仪表精度等问题, 存在较大误差, 反映出曲线不停振荡, 初始管容比为2.10%, 5 h内降至1.00%以内, 随后在1.00%以内振荡, 无较好的规律。但考虑到后期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以及纯氮气段相对稳定, 可以判断, 氮气— 空气混气段后期也应较为稳定。

图12 氮气— 空气混气段管容比变化趋势图

4)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根据定义, 中俄东线投产实践在7 m/s的条件下, 对应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为3.50%。

4 结论

1)中俄东线(外径1 422 mm)投产置换过程中, 大管径对应的重力因素不可忽略。在重力的影响下, 天然气置换时, 天然气沿着管段的顶部突进, 而在管段的底部发生“ 延后” , 造成天然气非活塞式前进现象。作为对比, 外径711 mm、外径1 016 mm等相对较小管径置换时, 整体则表出现天然气沿管道中心线“ 锥形” 突进现象。

2)对于中俄东线(外径1 422 mm), 置换速度是影响气体运移规律的主要因素, 在3~30 m/s的置换速度范围内, 随着置换速度的增加, 置换至相同距离时, 氮气— 空气混气段管容比几乎不变, 天然气— 氮气混气段管容比下降, 总体表现出纯氮气段管容比增加的趋势, 且增加速率越来越慢。实际投产时为降低氮气的损失, 应适当提高天然气的置换速度。

3)对于中俄东线(外径1 422 mm), 氮气封存压力0.02 MPa条件下, 置换速度分别为5 m/s、7 m/s、9 m/s、15 m/s、30 m/s对应的理论最优注氮管容比分别为7.60%、5.00%、4.50%、4.00%、4.00%。

编 辑 何明

参考文献
[1] 崔茂林, 吴长春. 输气管道投产中氮气置换的原则及技巧[J]. 天然气工业, 2015, 35(2): 81-86.
CUI Maolin, WU Changchun. Principles of and tips for the nitrogen gas displacement in the gas pipeline debugging practices[J]. Natural Gas Industry, 2015, 35(2): 81-86. [本文引用:1]
[2] 付春丽. 输气管道氮气置换混气长度的影响因素[J]. 油气储运, 2011, 30(2): 94-96.
FU Chunli. Influencing factors of gas-mixing length during nitrogen purging & packing course of gas pipeline[J]. Oil & Gas 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 2011, 30(2): 94-96. [本文引用:1]
[3] 付先惠, 王孝刚, 孟庆华, . 输气管道置换优化研究[J]. 管道技术与设备, 2012(1): 9-11.
FU Xianhui, WANG Xiaogang, MENG Qinghua, et al. Study of the nitrogen gas replacement technology of gas transportation pipeline[J]. Pipeline Technique and Equipment, 2012(1): 9-11. [本文引用:1]
[4] 蒲丽珠. 天然气管道投产过程中混气规律的研究[D]. 成都: 西南石油大学, 2014.
PU Lizhu. Study on the law of gas mixing during the commissioning of natural gas pipeline[D]. Chengdu: Southwest Petroleum University, 2014. [本文引用:1]
[5] 陈传胜, 敖锐, 姚琳, . 大口径、高压力长输天然气管道的投产技术[J]. 油气储运, 2013, 32(5): 469-473.
CHEN Chuansheng, AO Rui, YAO Lin, et al. The commissioning technologies of large-diameter, high-pressure, long-distance gas pipeline[J]. Oil & Gas 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 2013, 32(5): 469-473. [本文引用:1]
[6] 牛化昶, 姚琳, 陈传胜. 天然气长输管道气推气投产工艺混气段影响因素[J]. 油气田地面工程, 2013, 32(12): 96-97.
NIU Huachang, YAO Lin, CHEN Chuansheng. Influencing factors of gas mixing section in gas pushing and production process of long-distance natural gas pipeline[J]. Oil-Gasfield Surface Engineering, 2013, 32(12): 96-97. [本文引用:1]
[7] 崔茂林, 孙勇, 游泽彬, .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北段投产特点与实践经验[J]. 油气储运, 2020, 39(1): 1-8.
CUI Maolin, SUN Yong, YOU Zebin, et al. Commissioning characteristics and practical experience of north section of China-Russia eastern gas pipeline[J]. Oil & Gas 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 2020, 39(1): 1-8. [本文引用:1]
[8] 王巨洪, 张世斌, 王新, . 中俄东线智能管道数据可视化探索与实践[J]. 油气储运, 2019, 38(12): 1-7.
WANG Juhong, ZHANG Shibin, WANG Xin, et al. Exploration and practice of data visualization for intelligent pipeline in China-Russia Eastern Gas Pipeline[J]. Oil & Gas 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 2019, 38(12): 1-7. [本文引用:1]
[9] 李刚, 杨广涛, 李华, . 应用仿真软件模拟天然气管道投产气体置换的探索[J]. 石油和化工设备, 2013, 16(8): 48-50.
LI Gang, YANG Guangtao, LI Hua, et al. Application of simulation software to simulate gas replacement of natural gas pipeline[J]. Petro-Chemical Equipment, 2013, 16(8): 48-50. [本文引用:1]
[10] 段威, 张健, 张硕, . 天然气管道投产置换混气段长度的研究[J]. 天然气与石油, 2012, 30(3): 5-7.
DUAN Wei, ZHANG Jian, ZHANG Shuo, et al. Study on length of gas mixture segment for commissioning replacement of long-distance gas pipeline[J]. Natural Gas and Oil, 2012, 30(3): 5-7. [本文引用:1]
[11] 张楠, 胡其会, 李玉星. 起伏输气管道投产置换混气过程机理研究[J]. 油气田地面工程, 2019, 38(增刊1): 56-60.
ZHANG Nan, HU Qihui, LI Yuxing. Mechanism study on the gas mixing process of undulating pipeline commissioning and purging[J]. Oil-Gasfield Surface Engineering, 2019, 38(S1): 56-60. [本文引用:1]
[12] 国家能源局. 天然气管道运行规范: SY/T 5922—2012[S]. 北京: 石油工业出版社, 2012.
National Energy Administration. The operation regulation of gas pipeline: SY/T 5922-2012[S]. Beijing: Petroleum Industry Press, 2012. [本文引用:3]
[13] 范开峰, 王卫强, 马跃, . 天然气管道氮气置换过程混气段数值模拟[J]. 石油化工高等学校学报, 2013, 26(1): 63-67.
FAN Kaifeng, WANG Weiqiang, MA Yue, et al. The numerical simulation on mixture gas of nitrogen replacement in natural gas pipeline[J]. Journal of Petrochemical Universities, 2013, 26(1): 63-67. [本文引用:1]
[14] 冯亮. 天然气管道投产充压时间的预测[J]. 油气储运, 2016, 35(1): 59-62.
FENG Liang. Prediction of pressurizing time for commissioning of natural gas pipeline[J]. Oil & Gas 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 2016, 35(1): 59-62. [本文引用:1]
[15] 闵海鹏, 谢雪梅, 赵翔, . 输气管道气体置换的中间注氮方法[J]. 油气储运, 2015, 34(6): 672-674.
MIN Haipeng, XIE Xuemei, ZHAO Xiang, et al. A middle Nitrogen injection method in the gas displacement for gas pipeline[J]. Oil & Gas Storage and Transportation, 2015, 34(6): 672-674. [本文引用:1]